se情直播app

未分类

他缓缓侧过脸去,不忍再多看一眼。

须臾,冷声道:“你走吧!快走,后面的人很快会追上来的!”

高蓝擦干泪水,阴沉着脸:“那你怎么办?之前你厉害,他们才怕你,如今你受伤了,他们恨不得千刀万剐你!我不会留你一个人在此地的。”

红守夜努力说道:“如今我这样的残体,我会连累你的,我杀人无数,仇人也无数,走到哪里都是血海深仇,我根本就无处可藏。”

高蓝一思量:是啊,该送他去哪里呢,凤来仪吗?不行,那岂不是给蕙娘带去了麻烦,但是还能躲在哪里?去不离村吗?更不行,那么平静安宁的小村庄,会给它带去血雨腥风的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……

这可真把高蓝给难住了。

高蓝呆呆瘫坐一旁,思量许久。

半晌,她双眼突然一亮:“有了,我知道该带你去哪里了!”

随即她扶着红守夜起身。

红守夜不解:“是要去哪里?”

高蓝狡黠道:“你罪孽深重,得将你带给佛祖惩罚!”

俩人骑马来到一附近镇上,找了家医馆,先带红守夜去看了大夫。

清纯美女白衬衣复古写真气质优雅迷人

大夫瞧了他的状况,微微摇头:“伤成这样,这人还能活,还真是意志坚强啊。”

高蓝看了一眼躺在那里的人,没有说什么。

大夫见高蓝嘴角带血,于是好心道:“来,我帮你把把脉。”

半晌大夫道:“姑娘身体无大碍,好在身体底子健壮。”

见他叫自己姑娘,高蓝也不再掩饰身份,羞赧一笑:“多谢大夫。”

半晌,高蓝说:“大夫,这人你先帮我照料一下,我去去就回。”

大夫温和答:“好,姑娘你放心去吧。”

出了医馆,高蓝颠了颠口袋里的银子:“应该还够买一辆马车的吧。”

于是去集市购买了一辆马车,回来时候又顺道买了些米粥带给红守夜。

她将马车停在医馆门口,进来时候摸了摸粥有些凉了,让大夫帮忙温了粥。

坐在一旁守了一会,见红守夜已经醒来,忙询问道:“你感觉怎么样了?”

红守夜依旧是那万年不改的一句冷冷的:“无妨!”

高蓝无奈哀叹一声:“无妨无妨!都伤成这样了还无妨!你还真是没心没肺的人啊!”

俩人正说着,大夫端着粥进来,乐悠悠道:“既然醒了,还是喝点粥吧,你内人怕粥冷了让我帮你温好了,趁热喝吧。”

他话一出,高蓝挑了眉对上了红守夜惊异的眼神,红守夜默默侧过脸去……

高蓝讪讪一笑对大夫道:“大夫,你误会了,这是我弟弟,我们路上遇到劫匪,死里逃生跑出来的。”

“奥,奥,呵呵,那是我误会了。”大夫放下粥离开。

高蓝端着粥,准备喂红守夜吃。

红守夜盯着她,面无表情反问:“弟弟?”

高蓝没看他,径直垂眸吹着热气,道:“对啊,弟弟可得听姐姐的话啊,以后不许打打杀杀,连小动物都不可以杀!”

说着舀了一勺粥递到他嘴边:“乖,张口。”

红守夜果然乖巧的张嘴一口吞下去。

“谢谢你救了我,因为我才连累了你。已经是第二次了……”红守夜双目下垂,有些惭愧。

“若是想感谢我,就听我的话,重新开始,放下屠刀立地成佛!”高蓝狡黠道。

红守夜慌张:“你……你真让我出家啊。我罪恶深重,怕是佛祖不容。”

“放心,佛祖慈悲为怀,定然不会见死不救的!”高蓝笑说,“来,张口,再吃点……嗯,真乖……”

帮红守夜带了些路上吃的药,就扶他进了马车,高蓝坐在外面赶马车上路。

因红守夜伤势太重,高蓝虽着急赶路,也没走的太快,怕一路颠簸,他太煎熬。

“你这是准备带我去哪里?”红守夜依旧疑惑。

“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,你先躺着睡会,还早呢!”高蓝探头进来嘱咐。

“我不想出家……”红守夜声音有些虚沉,露出似孩童一般微微抗拒的眼神。

高蓝回过头偷乐,半晌隐笑问道:“为什么啊?红尘世俗还有你放不下的执念嘛?”

“有……”红守夜欲言又止。

高蓝倒是很好奇这红守夜的执念是什么,于是朗声道:“那好,你说吧,我看能否帮你实现。”

“是……”红守夜停顿下来。

“还是想杀人?那我可帮不了你?”高蓝调侃道。

红守夜忙道:“不,不是,是想保护人。”

“谁啊?你的亲人?我可以帮你保护他!”高蓝一口应下。

红守夜双目望着窗外,低语道:“希望你真的能帮我保护好她……”

半晌,听到里面没了声音,高蓝以为他睡着了,也就没再多说什么,专心驾马。

到了中午,马车停了下来,高蓝下车拿了煮药的锅子在路边生火煮了起来。

不一会就药味四溢。

“这中药的味道还真是难闻,从古到今都是如此。”高蓝蹲在地上捏着鼻子扇火。

突然准备起身,一下子起来的太着急,头上一阵眩晕感袭来。

她晃动不稳的身体,突然被一只手扶住。

高蓝扭头看:“你醒了?怎么下来了?”原来是红守夜正立在他的身后。

“辛苦你了。”红守夜声音充满歉意,“我以前从来不喜欢欠别人什么,但是遇到你……好像真的欠你太多了。”

“其实,朋友之间互相帮忙是很正常的啊,那是因为你之前从来没有朋友吧。”高蓝问。

“朋友?杀手要什么朋友?连亲人都不需要有。这样才无后顾之忧。”红守夜冷毅道。

高蓝想了想,随口问:“那紫苏呢?”

红守夜转过脸看着她:“紫苏,是我同门师哥,他比我都强,不算后顾之忧。”

高蓝又一想:“对了,之前在马车里,你说的要保护的人是谁啊?”

还未等红守夜开口,那边煮药的锅子已经沸腾,眼看就要溢出来了,高蓝慌忙去掀那盖子。

“啊。”

她的手瞬间被烫到发出一声惊叫。

旁边的红守夜见状,比高蓝自己都紧张,急忙道:“我来看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