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直播app下载安装

未分类

♂? ,,

,最快更新不死武皇最新章节!

温丽的阳光,洒满天地斑驳。

闪耀的阳光,透过枫林,照射在一张恬静的容颜上。

“额?”

灵渐渐苏醒,缓缓睁开双眼,头痛欲裂。一时紧张,四处搜寻,却无林辰的踪影,慌张之余,突然惊讶的发现,手中竟握着一个发霉的馒头。

幸运,它还在。

灵视如瑰宝,爱不释手的捂在心口,甜美的容颜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然后突然注意到,身旁竟然多了张字条。

灵揭开字条,上面清晰写着:讲的馒头故事我很喜欢,希望它能继续成为坚持而执着的信念,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,好好保护自己,坚强的活下去!我相信命运是公平的,努力总会有回报,总有一日,们定重逢!”

灵深是感动,双目泪光盈盈,紧紧攥着字条,暗暗一笑:“呵呵,其实也没想象中的那么讨厌。”

······

香鸾舒床!

清甜美女午后休憩

秦瑶眼捷微动,意识渐渐苏醒,朦朦胧胧中,见到一张熟悉的笑容正望着自己。

“瑶儿,可算醒了。”林辰笑道。

“辰?”秦瑶愕然,感觉还有几分疲惫,而且肩膀上有些疼痛,不由问:“我这是怎么了?我怎么会躺在这里?”

“这傻妮子还敢说,昨日的事可都忘了吗?知不知道那时多危险,还好我救治及时,否则就性命难保了。”林辰略是责怨的说道。

“我?”秦瑶整理了几番思绪,渐渐回忆起来,怯怯低头道:“辰,对不起,当时见情况危急,我根本没想那么多。”

“这傻妮子,就是太不冷静了,以我的能力,何必担心呢?”林辰轻轻捏了下秦瑶的玉鼻,满脸认真的说道:“记着,下不为例。”

“恩,我明白了。”秦瑶微微点头。

“好了,别想那么多,好好运功调理调理,看看有何变化?”林辰笑道。

“恩!”

秦瑶甚是乖巧,便盘坐入定,缓缓运功,却惊喜的发现,自己一觉醒来,修为竟然莫名其妙的突破了,从三转真武直接晋升四转真武。

良久!

秦瑶运功完毕,惊愕至极的问道:“辰,我的修为怎么一夜之间提升了?”

“这应该算是因祸得福吧。”林辰微微一笑。

“是吗?”秦瑶总觉得匪夷所思。

“修为提升这不是好事吗?何必纠结这么多?”林辰笑道,其实在昨日为秦瑶救治之时,林辰所输送的强大气血与星辰真气,激活强化了秦瑶的潜能,才能一举突破修为。

正说着!

门外突然传来黄炎轩焦急的声音:“辰兄,方便吗?有麻烦了!”

“麻烦?”林辰皱眉,对秦瑶道:“瑶儿,多加修养,我出去看看!”

“我也去。”秦瑶起身。

“那、、、好吧。”林辰便拉着秦瑶的手,离开房间。

黄炎轩一见到秦瑶,便连忙致歉:“秦瑶小姐,昨日是在下疏忽,让凶手有机可乘,误伤了,请多多包涵。”

“没事,我相信也是无心的。”秦瑶笑了笑。

“炎轩兄弟,发生什么事了?”林辰却问。

“战天鸣昨夜突然暴毙!”黄炎轩肃然道。

“啥?战天鸣那个卑鄙小人死了?”独孤冲备是惊愕,即问:“这是何时收到的消息?怎么现在才告诉我们?”

“我也是今早刚收到消息的。”黄炎轩回道。

“哈哈!看来是战天鸣作恶多端,连天都看不过眼!这是好事!好事!必须得好好庆祝了!”独孤冲乐得大笑。

好事?

战天鸣突然暴毙,在林辰认为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“不!战天鸣是死于非命,遭人暗算!”黄炎轩摇头,满脸严肃的说道:“而昨日在天香楼,辰兄恰好与辰兄交过手。”

“那又怎样?难不成还能诬赖上辰兄?”独孤冲不以为然,但见黄炎轩满脸严肃认真的样子,又惊然道:“轩少,战府不会真把这事算在辰兄头上了吧?”

“恩,毕竟现在辰兄的嫌疑最大。”黄炎轩沉沉点头,正色道:“现在战府已经将我们天龙阁围了起来,家父正在外应付着,所以特地前来知告辰兄。”

“怎么?听的意思,是想把辰兄交出去?”独孤冲瞅了眼。

“不!现在也没有直接证据指明辰兄是凶手,但如果辰兄一走了之的话,就得坐实了罪名!事关们御兽阁的声誉,我觉得辰兄有必要出去对证。不过请放心,只要辰兄是清白的,家父必然会据理力争,哪怕是战府也为难不了!”黄炎轩语气深重。

“那还不是一个意思,不就是不想牵连们天龙商会,要把辰兄交出去吗?”独孤冲颇为不悦。

“冲哥先冷静,炎轩兄弟说得没错,现在我们是代表着御兽阁的声誉,我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。”林辰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炎轩兄弟,我这就跟走!”

“我们也去,瞧瞧战府能玩出什么花样!”独孤冲愤然道。

旋即!

林辰一干人等,跟随黄炎轩出阁。

果然!

在天龙阁外,早已是人满为患,沸沸扬扬。

而这次战府更是大张旗鼓,调集了千余精锐,重重围在了天龙阁外。

为首者!

相貌威严,一身华服,正是当今战府家主战狂。

而战狂旁侧怒火滚滚,恨意滔天的中年男子,正是战府的大长老战天丰。

天龙阁前!

一位身躯凛凛,国字方脸,相貌堂堂,身穿紫色束袍,宽腰窄背,威严自生,目光深邃锐利的中年男子,正是天龙商会的会长,也正是黄炎轩的生父黄海。

“听说了吗,昨夜天鸣公子遇害了,听说是遭到了林辰的毒手。”

“的确,林辰与天鸣公子结下了不少梁子,嫌疑最大!”

“现在林辰藏身在天龙阁,若是天龙阁徇私包庇的话,只怕就此破坏两家联盟关系。若是处理不当的话,些许还会让天宝城四分五裂。”

······

群人七嘴八舌,议论纷纷。

“黄会长,我儿死于非命,现在杀手凶徒就藏身在们天龙阁,这是打算要徇私包庇吗?”大长老战天枫怒然道。

“天丰长老莫急,黄某行事向来公道,只是关于我儿之事,黄某暂且一概不知,难以妄下定论。现在黄某已经传唤我儿,必然会给们一个说法,请诸位稍等片刻。”黄海沉声道,没想他闭关之时,阁中竟会接连发生祸事。

“哼!我看黄会长是有意拖延时间吧?毕竟那杀人凶徒是御兽阁独孤剑大人的亲传弟子,不敢得罪招惹,有意包庇!”战天丰冷哼道,丧子之痛,已然失去冷静。

“天丰长老请注意的言辞,黄某行事,向来是堂堂正正,若是有人犯了事,就算他有强大的背景与身份,我也必不徇情!”黄海正色道。

战天丰正欲开口,却被战狂一手止住,语气深沉的说道:“丰老,此事尚未查明,不得妄下定论。而黄会长为人正直,公正无私,绝不会徇私包庇,我等便静候片刻!”

刚说完!

“父亲,孩儿来了!”黄炎轩匆匆而来,林辰等人尾随在后。

“轩儿,哪位是林辰?”黄海即问。

“正是在下!”林辰拱手道。

黄海一眼扫过去,见到林辰处变不惊,气质非凡,大为赞许。

“就是林辰!”战天丰听到是林辰,便得了失心疯似的,杀气凛凛的叫喝道:“林辰!就是畜生残杀我儿!我取狗命!”

说罢!

战天丰灵威怒放,杀气腾腾的朝着林辰飞身杀来。

黄海扬空一掌,横扫过去。

蓬!~

劲波震荡,天地涟漪,强劲势风呼啸八方。战天丰明显不敌,被强行逼退了回去。

“黄会长!凶手在前,是要违反联盟关系,存心庇护凶手吗?”战天丰神情大怒,当众质问。

“天丰长老,黄某理解的心情,但这未免太过冲动果断了吧?”黄海冷瞥了眼,沉声道:“虽然黄某与林辰素不相识,但竟然入了我们天龙阁,就是我们天龙阁的朋友!何况此事尚未查明,真凶未定,黄某必须得给林辰一个公正!”

林辰暗暗感激,看来黄海的人品还是杠杠的。

“不错!”战狂沉声道:“我们战府做事向来也是公正,如果林辰真是凶手,绝不留情!但若真凶另有其人,我们战府也会还林辰一个道歉!”

“还是战家主英明!”黄海微微点头,沉声道:“如果各位愿意查辨真凶的话,不妨请天鸣贤侄的尸首一辩!”

“恩!”战狂一扬手,几位战府战卫,稳稳抬着战天鸣那冷冰冰的尸首上前。

“古长老,于您医术精深,见多识广,在这里最具权威,劳烦您施手验尸!”黄海沉声唤道,古奇推着轮椅,一脸正色的缓缓移了出来。

古奇的医术与学识,在整个天剑域也是大名鼎鼎,于古奇亲自验尸,战狂他们自然无异议。

“辰!”秦瑶神情紧张的攥着林辰的手。

“放心,没事。”林辰微微一笑,战天鸣突然暴毙,本是蹊跷,以古奇的医术造诣,必能给自己一个公正。

而独孤冲他们则是被战府的阵势给吓住了,如果查明真凶真的是林辰的话,估计战府会连御兽阁与独孤剑的面子都不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