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视频免广告的软件

未分类

翌日!

药王堂外,依旧是沸沸扬扬的。

尤其是药王堂的名声已经打出去了,也吸引了许多剑宗弟子慕名而来,而药阁中的药材也开启了疯狂采购模式。

毕竟,药材的价值怎么能比得上成品的丹药呢?

更优惠得是,林辰可是无偿服务,只要提供相应的药材,就能保证炼制成品的丹药。

而药阁也因为林辰而获益,不仅各类药材销量大增,而且林辰给药阁提供的成品丹药也是非常丰裕,自然得把林辰给供着。

只要信誉高了,效率高了,求丹者只会越来越多。

因为在剑宗,较为低层的真门弟子还是占大数的,他们无法获得丰厚的资源,只能对丹药产生依赖。

第一日,林辰共计炼制三十五颗龙丹。

第二日,林辰共计炼制四十二颗龙丹,效率明显递增。

第三日,林辰却足足炼制了五十六颗龙丹,这效率甚至能够接近排名在前的几口药堂了。

……

早安美女抱着枕头比剪刀手俏皮写真

随着信誉与效率递增,药王堂的名声也是越来越响亮,无名的威名又再度传遍了整个剑宗,现在整个剑宗都在议论着这两个无名是不是同一人的话题。

当然!

随着炼药经验的积累,林辰的炼药之术也在明显提升,炼药亲和力也在逐渐增强,炼制各类龙丹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多,品质也是越来越高。

品质高了,回头客自然多了,可以说药王堂外的生意每日都是红红火火的。

但在药阁,可不止林辰这间药堂,现在林辰这间药堂火了,严重触犯到了其它药堂的利益,自然开始想方设法的打压抹黑药王堂。

而且,随着药王堂的名声俱盛,也惊动了前面几口威名赫赫的药堂。

圣手堂!

“龙少,听闻近日新晋一位药王,实力了得,每日在外求丹者足达百数。”一位剑宗弟子毕恭毕敬的禀报道。

没错!

为圣手堂效力的可不是个杂役弟子,而是一位内院弟子主动为其服务。

主堂之!

正端坐着一位相貌俊逸,气质非凡的青年。

羽扇纶巾,黑发如墨,五官精致,棱角分明,双目锐利深邃,无形间透着宗师级别的威仪气态,令人心生敬畏。

药龙,也叫剑龙,真龙榜排行第七,实力更在剑雄之上,妥妥的半仙强者。

而且剑龙还是一位资深炼药师,达到六品药王之能。因为是药师如此尊贵的职业,以剑龙的身价地位也是直逼剑宇。

在药阁的话,剑龙也算是年轻第一人了。

“有意思,一个新晋药堂每日竟有百数求丹者,看来是有几分实力啊!”剑龙也是显得有些惊讶,但也没把林辰放在眼里。

“龙少,现在这位新晋药王已经严重触犯了其它药堂的利益,也有几位药王商议让我向您请示,要不要对药王堂进行打压?”那位弟子问。

“那些小打小闹就由着他们去,让本少跟一个新晋药师计较,这不是丢了本少的身份!”剑龙淡然道:“你去跟他们说,就随他们去折腾吧,圣手堂绝不会插手此事!”

“属下明白!~”那位弟子恭身告退。

同时!

药阁管事剑琛,也是匆匆寻上灵天上仙。

“禀报上仙,因为药王堂近来生意火爆,已经影响到了其它药堂的运营,众位药师载声载怨,一直都在跟我请示。”

“请示?请示什么?”灵天上仙轻哼道:“药阁把他们娇生惯养了,为了争取更大的利益,以往不是处处都在跟药阁谈条件。这些家伙就不能再这么贯众着,也可借无名的势打压他们的娇惯气焰,药阁绝不能插手此事!”

“话是这么说,可弟子担心会闹出问题来,万一折损了药阁的名誉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。”剑琛神色中带着几分忧虑。

“那就让他们闹吧,不闹还真不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这些娇生惯养的小家伙确实得好好打击一番了。你下去吧,没特别的要事不必大惊小怪的惊动本仙。”灵天上仙不以为然,气定神闲。

“是,弟子告退。”剑琛恭身而退。

……

药王堂!

这已经是开张第六日了,生意依然火爆。

“呼!~”

林辰轻呼了口气,刚炼制完一颗龙丹,突然感觉到有些疲惫:“不知不觉,药王堂都开张六日了,各方面炼药能力也获得了极大的进益,想想也差不多该回剑塔报道了!对我来说,实力才是王道,再怎么也不能荒废了武道啊。”

正想着!

那位杂役弟子急匆匆走来,神情焦灼的急呼道:“大人,大事不好了,药王堂外出事了。”

“出什么事了?”林辰皱眉,倒是显得镇定。

毕竟,药王堂现在生意火爆,必然触及其它药堂的利益,能够隐忍到第六日才开始动手脚,已经是超乎林辰的意料了。

“外面有人服丹后中毒了,正是刚炼制的龙脉丹。”杂役弟子喘息道,神情惊惶。

“你确定是龙脉丹?没搞错?”

“千真万确!”

“在你递交丹药之时,可有异常?”

“没有,就是正常手续。”杂役弟子以为林辰是怀疑自己动手脚,连忙跪下来辩解道:“请大人明察,小的绝对没有陷害您。”

“我没有怀疑你,想想他们也确实要失去耐心了,就出去看看这家伙在搞什么花招。”林辰早有意料,显得从容镇定,戴着面具踏出药王堂。

果然!

林辰尚未走出药王堂,便听到堂外有人叫嚣:“无名!你这个伪药师!是你炼制的伪丹毒害我的师弟!立刻给我滚出来!我要为我师弟讨要个说法!”

“说法!需要什么说法?”林辰跨步而现,杂役弟子则是弱弱尾随。

却见!

一位剑宗弟子,面色惨白,瘫倒在地,痛苦**。

林辰目光犀利,一眼看出确实是中毒的迹象。至于中得什么毒,还有待查究。

“看到了吗?没冤枉你吧?我跟我师弟正是慕名而来,我师弟一时欣喜,便服用了你刚炼制的龙脉丹然后就毒发了!在此之前,我师弟没有服用过任何的丹药,敢说跟你没关系吗?”另一位青年弟子正抱着那位毒发昏迷者正怒声质问。

“我晕!这无名炼制的丹药不会是真有毒吧?”

“就算没毒那也绝对有些问题,实话说我也是一直怀疑丹药的问题,毕竟无名的出丹效率实在是太高了,对于一位新晋药王来说,这是完全不合常理的。”

“我觉得没问题啊,我也是昨天刚服用了,药效非常不错。”

“百密一疏,这无名炼得丹药多了,难免会有疏忽出错的时候。可就算是一时疏忽也好,毕竟发生了毒害到同门师兄弟,那也是难逃其责!要是无名无法辩解的话,这些日积累的名誉可就得毁了。”

“我倒觉得,会不会是无名遭人妒忌,遭到同行打压抹黑了?”

“在剑宗可是讲证据的,尤其是在药阁,一切都得以证据服众,只是个人猜疑的话,话可不能乱说,现在就得看无名如何为自己辩护挽回声誉了?”

……

四周旁人见状,亦是纷纷指指点点,见风使舵。本来就对林辰保留着些质疑,现在在药王堂外发生了这样的事,就更加让人起疑了。

而那些隐藏在人群中的同行药师,则是幸灾乐祸,笑看好戏。

可以说,不管事实真相如何,林辰一出来就几乎成了众矢之的。

毕竟是发生在药阁,折损声誉之事,剑琛也是很快得到了消息,但也明白其中内幕,必然是无名遭到同行药师打压抹黑了。

事关重大,剑琛不得匆匆向灵天上仙汇报。

可灵天上仙倒是一副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的态度,淡然道:“大惊小怪,如果他连这一关都过不去,那也没必要开药堂了。而且半仙已经交代过了,无论发生何事,药阁本部任何人都不得插手。”

“这…这是关乎到我们药阁的声誉啊。”剑琛忧心忡忡。

“没听明白吗?下去!”灵天上仙鲜有不悦。

“是…”剑琛敬畏而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