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越

未分类

听她这么一说,众人也才发现。

就在昨天,还几乎是众人焦点的康嫔,今天竟然没有出现!

大家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些怪异的神情。

后宫的事是瞒不了人的,大家只要稍微动动耳朵就能打听得到,前些日子康嫔是如何在翊坤宫门口将皇上半路“截走”,虽然皇上最后还是回到了翊坤宫,但紧接着,就是她被扣半年的月俸,而在御花园中,又出了那件事。

很明显,她是跟贵妃较上了劲。

而现在,她耍了那么多花招,还没能得承雨露,贵妃反倒查出怀了身孕,这对她来说,简直就是晴天霹雳。

难怪,今天众人都来了,独独她没有出现。

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心知肚明的露出了一点笑意。

南烟淡淡的说道:“康嫔不是脚受伤了吗,怕是这个原因没办法动弹吧。”

吴菀笑道:“也是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还当,她是因为昨天的事,怕了贵妃娘娘呢。”

复古风风格红色内衣

“……”

南烟的眉心一蹙。

她当然知道,吴菀对自己怀孕的事只怕是恨得咬牙切齿,所以专门在言语上来刺激自己,原本想要冷冷的怼回去,可是,耳边却突然回响起了之前祝烽对自己说过的话——

“你最近,火气有些大。”

虽然之前,她听到这句话,只是呲之以鼻,连冉小玉都说,祝烽自己才是个炮仗,但后来再一想,似乎自己最近也的确,火气大了一些。

否则,也不会在没抓到冯千雁任何罪名、把柄的情况下,就直接扣了她半年的月俸。

之前还不觉得,现在知道自己怀孕了,就反省了。

怀孕的女人,果然火气大。

南烟淡淡的一笑,做出不在意的样子,道:“她受了伤,做什么要怕本宫呢?”

吴菀也笑:“是啊,她的伤是小伤,贵妃娘娘的事,才是大事。”

南烟也懒得在言语上跟她争锋,毕竟这个时候,她已经出够了风头,实在不想再这样争风了。

许妙音冷眼看着,这个时候也说道:“好了,我们也该回去了。在这里吵嚷了半天,妹妹一定乏了。”

南烟急忙起身:“哪里。”

见许妙音站起身来,大家也都纷纷起身,许妙音又回头对南烟道:“这里不比在北平,也不比过去了,有什么短缺的,妹妹一定要开口,千万别怠慢了肚子里的孩子。”

南烟道:“妾晓得。”

她点点头,这才转身离开。

众人也都纷纷向她行礼道别,然后离开了翊坤宫。

等走到门口,吴菀又回头看了一眼,目光森冷,道:“康嫔呢?还没有动静吗?”

高玉容凑过来,轻声说道:“在建福宫的人一直盯着,说她昨天回到建福宫之后,就一直闭门不出,也没有来找过贵妃。”

“哦?”

吴菀挑了挑眉毛:“她既不来这里,又不去找本宫,难不成,她真的想单干?”

高玉容想了想,冷笑道:“单干?就凭她?一个小小的康嫔,说好听一点,还能跟着皇上到一趟金陵,说难听一些,不管是娘娘还是贵妃,一只手都能掀翻了她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在娘娘和贵妃之间,她必须得找一个靠山!”

吴菀冷笑了一声:“就希望这个人,眼睛擦亮了找。”

说完,袅袅婷婷的走了。

高玉容也冷笑着,急忙跟了上去。

而南烟留在翊坤宫中,这个时候也的确有些累乏了,她让听福他们赶紧把礼物搬到厢房里,自己歪倒在卧榻上,后背僵硬无比,冉小玉急忙过来帮她揉着:“他们这一来,娘娘连休息的时间都没了。”

南烟揉着眉心,苦笑道:“这是后宫的人情,得做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然,你以为毒日头底下,他们又愿意过来说这些话啊?”

冉小玉不屑的道:“明明心里都不是这么想,嘴上还这么说,不难受么?”

南烟忍不住笑道:“你啊,若人人都像你这样,天底下,恐怕就没有阴谋奸诡的事了。”

冉小玉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

南烟又抬头看了看外面:“现在什么时候了?”

“酉时一刻了。”

“这么晚了,还说想要午睡一会儿,都没睡成。小玉,我睡一会儿,天黑的时候叫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冉小玉拿了一块薄毯小心翼翼的搭在她的腰上,又拿了一把扇子给她扇风。

在习习凉风中,南烟闭上眼睛,很快就睡着了。

一转眼,暮色降临。

虽然应该叫醒她了,但看着南烟疲倦的神情,这一觉下去连身子都没翻一下,就知道她一定非常的累了,冉小玉有些犹豫要不要叫醒她。

但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了听福的脚步声。

“贵妃娘娘。”

冉小玉急忙走过去,打开门:“小声一些,娘娘正在休息呢。”

“啊?”

听福愣了一下,为难的说道:“可是,外面有人来,要见娘娘。”

冉小玉皱了皱眉头,就听见听后传来南烟的声音:“嗯?谁要见我?”

回头一看,她已经醒了,正迷迷糊糊的打着哈欠。

冉小玉急忙过去扶着她:“娘娘不多睡一会儿?”

南烟抬头看了看天色,道:“不睡了,再睡下去晚上就该睡不着了。听福,谁要见本宫?”

听福小心翼翼的走进来,轻声说了两句。

南烟的神情一愣,转头看向冉小玉,她的眉头也皱了起来,像是在说:她来干什么?

南烟想了想,道: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听福急忙转身出去,冉小玉眼看着天色已暗,便走过去将房间里的几处烛台都点亮。

正当她拿起一盏烛台往卧榻便走的时候,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
莲步姗姗,伴随着一阵茉莉清香。

一回头,就看见冯千雁那袅袅婷婷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。

她的脸色微微的有些苍白,走进来的时候,神情更显得十分的沉重,一看到南烟坐在卧榻上,便立刻上前一步,对着她跪拜下去。

“妾,拜见贵妃娘娘。”

南烟似笑非笑的看着她:“康嫔怎么来了,倒是让本宫这翊坤宫,蓬荜生辉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