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想要app下载

未分类

,最快更新盛世为凰!

“只是——”

苏嬷嬷小心的看着她:“延禧宫那边……”

许妙音一听,就明白她要说什么了。

淡淡的说道:“延禧宫怎么了?德嫔的东西按照她的份例,分派下去就是了,若另有赏赐,也是她的事,还需要问吗?”

周围的嬷嬷们都不开口了。

而苏嬷嬷一脸为难的表情,轻声说道:“皇后娘娘,奴婢说的不是德嫔,而是宁——而是,秦娘子。”

许妙音的眼中闪过了一道冷光。

宫中的东西,衣食住行,都是按照各宫的份例分派下去的,比如贵妃该得到什么,她即使已经被贬到了冷宫,但只要封号还在,那么每个月该给她送的,一样都不能少。

可是,秦若澜就不一样。

她已经不是宁妃,只是一个普通的秦娘子,哪怕被皇帝破例带出了冷宫,住在延禧宫那边,但没有身份,她什么都得不到。

若是皇帝另外赏赐,当然是另说,可这段时间,祝烽忙于简家和宁王的事,根本连见她一面的时间都没有,更没有时间想起她,赐给她东西。

淘宝模甜美可人

所以,自从回到北平之后,她的房间里就没有一点火星。

哪怕快要入春,晚上还是呵气成冰,冻得要死,而她,竟然就这样硬扛了下来。

想到那样一个美人,从小娇生惯养,原本是皇上捧在手心里的宝贝,现在却被弃若敝履,苏嬷嬷心疼得要命,只能偷偷的将自己的东西送过去,可自己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嬷嬷,份例有限,根本不够。

所以,她才这样“厚着脸皮”来皇后娘娘面前问。

许妙音挑了挑眉毛。

她不说话,身后的淳儿立刻说道:“你老人家在宫中也这么多年了,规矩是什么,你难道还不知道?”

“……”

“各宫该得什么东西,主子发话,奴婢来领。你这么来问,难道是皇后娘娘亏待了哪一宫的人吗?”

“没,没有。”

“一个小小的秦娘子,她的事情还要禀报到皇后的面前,那皇后娘娘天天就去照顾她好了,还管什么后宫呢?”

苏嬷嬷羞愧的低下头:“淳姑娘说得是。”

说完,便只能退到一边。

平日里,她在冷宫,独守着一片天地,谁也惹不上她,可现在,因为秦若澜,她也只能舔着脸来求皇后,却还被淳儿一顿抢白,也羞愧难当。

许妙音往前走去。

走了两步,却又停了下来,回头看了看苏嬷嬷,然后说道:“本宫知道,你曾经是服侍过贵妃的人。”

苏嬷嬷的心一颤。

她说的贵妃,当然是指当年的秦贵妃。

她抬起头来看向许妙音,只见许妙音淡然的说道:“有的时候,也要会认主,跟错了人,将来悔不当初。”

说完,便走了。

一种宫女嬷嬷自然也都陪笑着跟了上去。

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苏嬷嬷想起刚刚皇后说的话,但再一想起延禧宫中,秦若澜那苍白无助的样子,心酸的喃喃道:“她毕竟是秦贵妃的侄女儿,我又怎么能不管呢?”

说完,转过身,寂寞的走了。

而这一边,南烟还完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,昨夜她没有睡好,刚刚打算休息补眠的,皇后又来说了那么久的话。

好不容易皇后也走了,彤云姑姑走进来,轻声说道:“娘娘还是睡一会儿吧。”

南烟点点头,靠在榻上。

可是,却睡不着。

许妙音刚刚的话,一直在她的耳边回响着,甚至也让她的心里不断的激起层层涟漪。

没想到这么快,城中就流言四起了。

要知道,这个世上就是这样,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更何况是关于皇帝的,如此隐秘的传闻,大家哪怕砍头都要说的,恐怕很快,消息就会传得人尽皆知。

到那个时候,祝烽才真的麻烦。

一个皇帝,能统治万民,最要紧的就是民心,之前他通过靖难之役强夺了子侄的江山,就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非议;之后又是迁都这么大的事,有人欢喜有人忧,反对他的声音一直没有停过。

现在,又出现了这样一个流言。

不啻是一把刀,而偏偏刀柄,在每一个人的手上。

这一关,他恐怕难过。

彤云姑姑将被褥那些都洗干净了晾在院子里,又拿了新的被褥回来,一进门,发现南烟还睁着眼睛,并没有睡。

轻声道:“娘娘怎么还不休息呢?不是说很累了吗?”

“睡不着。”

“那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我,”南烟轻声说道:“我想起了一些,我小时候的事。”

“小时候的事?”

彤云姑姑有些意外,刚刚皇后娘娘来说了那么多关于皇上,关于宁王,关于简家的事,她还以为贵妃是为了他们睡不着。

结果,是在想小时候的事?

彤云姑姑笑道:“娘娘在想什么啊?”

南烟抬起头来,正要说什么,突然,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,还有一阵喧闹的人声,好像很多人在往这边走。

两个人对视了一眼。

彤云姑姑急忙道:“奴婢去看看。”

她走过去,正好冉小玉也从另一边的偏屋里走出来,两个人碰到一起,往前面一看,顿时吓了一跳。

祝烽从御书房出来的时候,已经暮色降临。

夕阳的光照在脸上,大概是因为太过耀眼的关系,他有一点眩晕,伸手扶着门框,一旁的玉公公急忙上前:“皇上,皇上是否龙体不适?”

祝烽皱着眉头,摆摆手:“朕无碍。”

“皇上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,还是先回去,让御膳房送点吃的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祝烽想了想,说道:“去御膳房传膳。”

“是!”

听见他终于肯吃东西了,玉公公高兴得要走,但祝烽又道:“让他们,送到冷宫去。”

“呃?”

玉公公一愣,转头时,看见祝烽已经头也不回的往冷宫的方向走去。

不知道是不是夕阳如火的缘故,看着他的耳朵尖,有一点发红。

玉公公高兴的下去传话了。

祝烽一个人,很快就到了冷宫,沿着那条已经很熟悉的小径一路往前走去,不一会儿,就到了那个小院子里。

可是,刚一走到门口,他就愣住了。